生物学家是科学家中的奇葩?

sharebio

sharebio 2012-08-29 10:15:11

首先声明我依然热爱生物这个学科,只是,只是对这个学科的中坚力量们比较失望而已。国内国外都是一样的。

心算:
一群科学家心算比赛。诸如“243乘以578的立方根是多少?”之类的问题。
物理学家费米掏出计算尺,几秒钟给出答案。
数学家华罗庚先生干脆直接口算,半分钟给出答案。
生物学家某某某默默掏出计算器……

预言:

爱因斯坦预言光线经过大质量物体时会偏折,4年后在日全食时通过测量得到验证。
史蒂芬霍金预言宇宙起源于一个奇点,还没有得到验证,但已经促成了量子力学和相对论的深入讨论和阐述,并且越来越多人开始意识到把这两种理论统一起来的必要性。
某股评家预言股市会冲上8000点……
某生物学家预言21世纪是生物的世纪……

无理数:

古希腊哲学家毕达哥拉斯发现了无理数根号2,很惶恐。觉得这是魔鬼的信息。
假如这个事情被生物学家知道了,那么首先他们会很高兴(参见对于克隆的态度)。然后所有的实验室都开始研究无理数。一些条件优越的实验室各自发现根号3、根号5、根号6……都是无理数。不过越到后来所发表文章的分值越低。
终于有人提出某些分数和小数的开根也是无理数。这篇文章可以发在Nature或者Science上面。
无理数芯片技术蓬勃发展起来……
遗憾的是,没有任何人去总结,怎么样的数的开根是有理数,什么样的数开根是无理数。
而且至少20年之内,没有人会意识到还有更高次方的开根存在……

蜘蛛(这里扩充一个流传已久的笑话):
有一只蜘蛛掉到生物学家的实验台上,他发现蜘蛛没有耳朵,反而有八只脚。于是他怀疑蜘蛛是用脚听声音。这位学生跑去问老板,老板说:“你不妨做一个实验看看”。于是这位生物学家就去做了。
实验名称:“蜘蛛是否用脚听声音”
实验工具:桌子一张,小刀一把,蜘蛛一只。
实验一:把蜘蛛放在桌子上,大吼一声“爬”,蜘蛛向前爬动。
实验二:用小刀把蜘蛛的脚全部割下,放到桌子上,大吼一声“爬”,蜘蛛没有爬动。
实验结论:蜘蛛是用脚听声音。

文章如果只做到这里的话顶多发BBRC而已。如果要发更高分值的文章,他应该补做以下实验:
实验三:捉50只蜘蛛回来,都做上面一样的实验,并对实验结果作统计学分析。实验结果依然证明上面的结论,且致信因子小于0.05。
实验四:花200万美金买来国际上最先进的“蜘蛛断腿再植系统”,把蜘蛛的腿再装回去,发现蜘蛛又能爬了,进一步证实之前的结果。
到这里差不多已经可以发JBC了。如果还要更上一步发Cell这种杂志,那么以下的实验是必须的:
实验五:再花500万美金购买世界上最最先进的“无限制断腿再植系统”,给每只蜘蛛装上16只脚,发现蜘蛛爬得更快了。证明——随着“听觉器官”的增加,蜘蛛的反应更灵敏了。
实验六:捉其他诸如螃蟹、蜈蚣之类的生物,同样做断腿试验,发现类似的结论。这部分数据放在Supplementary和Discussion里面。
这篇文章可以发在Cell里面,发现该现象的学生从此被定为院士侯选热门,并承担了国家级科研项目若干(不特指国内,国外也是如此)。
注意,他的数据里没有任何造假成分!!

学术交流:

数学家对经济学家说:我觉得你这个模型还有点需要改进的地方。
物理学家对数学家说:我们来讨论下相对论方程的推演吧。
化学家对物理学家说:下面我们试着看一下这个模型是不是满足薛定谔方程。
地质学家问化学家:这个物质的组成是不是可以通过吸收光谱测出来?
考古学家问地质学家:这个化石所在的岩层是不是寒武纪的?
文物学家请教考古学家:这根长矛会不会是尼安德特人使用过的?
考古学家说:我是研究恐龙化石的,这个不太懂,不过你可以问问生物学家。
搞分子的生物学家笑而不语。
音乐家找到文物学家:你给我讲讲编钟发出的声音对应现代音阶分别是什么?
文学家对音乐家说:客气啥,不就帮你写个歌词么?
画家对文学家说:我们来聊聊梵高的自传吧。
生物学家说:你们先忙,我去打酱油了。
(可能这么说稍微有点刻薄吧,但是就我接触的有限的生物学者来看,他们对于研究领域以外事物的知识和热情大多是极度匮乏的。)

偶像:

各个学科的科学家汇集一堂。
物理学家:我们希望出现第二个爱因斯坦,把这该死的广义相对论跟量子力学统一起来!!
数学家:阿尔波特和高斯之类的天才这几年越来越少了,否则混沌数学的研究进展会快得多……
生物学家:我真同情你们,我们学科领域里遍地都是居里夫人。
物理学家和数学家:你是说他们都能得两三个诺贝尔奖么?
生物学家:这倒不是。只是任劳任怨、三天两头接触危险品、十几年如一日的从事单调的大规模工作的人,生物界里有的是。
(这里丝毫没有贬低居里夫人的意思,但客观的讲,给世人留下深刻印象的绝对不是她的创意和奇思妙想,而是她和她先生不辞辛劳的刻苦以及长期接触放射性物质的献身精神。)
本文标签:
上一篇:从前有一颗白细胞 ,遇上了一颗神经细胞
下一篇:杯具的诺贝尔化学奖 简直快被生物垄断了……
分享到:

0条回应

倒序阅读

你的回应